AnthonyMackie

来 一起吃盾冬桃包牌狗粮 啊

【盾冬】关于爱与量子纠缠的研究报告(番外:归家)(接复联3)

 

克拉德美索:

接复联3结尾剧情,HE


量子纠缠——两个粒子互相纠缠,无论相隔多远,他们永远影响对方。


如果我变成了量子幽灵,如果我所有存在过的痕迹都被现实抹杀,你还会记得我吗?


前文:(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




1,


 


小男孩史蒂夫的身体生长速率显然与普通孩子不一样,仅仅过了半年,他看起来就有七八岁大了。


 


于是巴基决定送他去上学。


 


史蒂夫上学的第一天,山姆就以光速赶到了学校门口。


 


“拜托,你认真的?”他好笑地看着昔日的好哥们儿美国队长——如今身高只有一米一左右的金发小男孩——背着书包站在学校门口磨磨蹭蹭就是不肯进去的模样。


 


小史蒂夫隔着一条街看着巴基,稚嫩的小脸皱成一团,看起来愁眉苦脸。


 


“他明显一点都不想上学。”山姆痛快地指出,“你真是个狠心的爹地。”


 


“胡说八道,我可不是他爹地。”巴基飞快回答,“而且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不上学做什么?”




说罢,他冲小史蒂夫用力挥了挥手,有点严厉地催促道:“快进去史蒂夫,别迟到了!我可不想被老师叫到学校约谈你犯了什么错误!”


 


山姆一直憋到亲眼看着小史蒂夫垂头丧气走进校门后才终于忍不住爆笑出声。


 


“可惜了,我忘记把刚才那段给录下来了!”他愉悦地说道,“等史蒂夫长大以后,如果我给他看刚才那段,你说他脸上会是什么表情?”


 


“噢,别太遗憾了,你还有的是机会。”巴基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看了一眼表,“时间不早了,我得走了。”


 


“急什么?要不要一起去喝两杯?”


 


“不,你自己去吧,我还有的忙。”


 


“怎么会?难道你找了工作?”山姆纳闷地摆出一脸问号,“你又不缺钱!”


 


巴基立刻翻了个白眼:“你这个单身汉懂什么?我还要去超市购物,然后回家洗衣服,然后回来接史蒂夫回家,然后给他做营养晚餐……”


 


“这过的是什么家庭主妇的日子?九头蛇的冬兵aka瓦坎达的白狼,天天在纽约当保姆照顾孩子?”山姆对巴基进行了肆无忌惮的嘲笑,他甚至还忍不住对他恶劣地吹了个口哨,并抛了个媚眼,“夫人,您的丈夫呢?他怎么不来帮您照顾孩子?用不用我来替他效劳?”


 


巴基立刻恶狠狠瞪他:“别对我调情,鸟人,小心我丈夫这就从小学校里跳出来,用他的盾牌书包砸扁你英俊的脸。”


 


2,


 


下午,巴基如约来到学校门口,很快,小学生史蒂夫便一脸垂头丧气地走出了校门。


 


只有看到正靠在哈雷上无所事事的巴基的那一刻,小史蒂夫的眼神中才重新绽放出光彩。


 


“巴基!巴基!”他立刻试图横穿马路——但汽车哪能及时刹住?


 


这太危险了,在一辆车险些就要撞飞他的千钧一发之际,巴基飞身冲到马路中央,将小史蒂夫一把抱了起来,又在一瞬间闪开了那辆车的疾驰路线。


 


“巴……巴基!你好厉害!”小史蒂夫刚刚从惊吓中回过神来,又是羡慕又是惊艳地看向他的“救命恩人”,“天哪,你是超人吗?”


 


“不准横穿马路!”到达安全地带后,巴基将他放在地上,恼火地拍了一下他淡金色的后脑勺,“下次再让我看到你横穿马路,我就打你的屁股!”


 


小史蒂夫扁了扁嘴巴,有点委屈地看向巴基:“我不是故意的嘛……我下次注意,巴基……巴基哥哥,你别生气。”


 


他扯着巴基的金属手摇晃,巴基头疼地摸了摸额头,心中纳闷,五六岁大的小史蒂夫竟然这么爱撒娇吗?


 


但小史蒂夫的模样实在令他于心不忍,于是他只好对着他蹲了下来,与他平视。


 


“听着,史蒂夫。”他教育他,“任何时候都不要横穿马路,如果你因此而受伤,我将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可是……可是我很想你啊……”小史蒂夫嘟起了嘴,“我都有一整天没见到你了!”


 


“也就几个小时。”


 


“足有八个小时呢!”小史蒂夫忽然大声说道,“巴基,学校里教的那些东西好没意思,我全都已经会了,为什么你还要这么狠心把我送去学校呢?你是不是不想看到我?你是不是觉得我每天待在家里会打扰到你?”


 


“当然不是,你怎么会这样想?”巴基愣了愣,摸了摸他柔软的头发,“我只是觉得……或许你希望跟你同龄的孩子们一起玩耍?那样你比较不孤单……”


 


“可是那样的话,巴基哥哥自己在家就会孤单了啊……”史蒂夫超小声说道,然后,他忽然变了个眼神,有点哀怨地看向巴基,“难道……难道巴基哥哥是在和那个黑叔叔约会吗?”


 


“什么?”巴基顿时愣住了。


 


“就是那个黑叔叔!今天早上过来的那个!”小史蒂夫看起来又是委屈又是焦急,他眼圈都红了,“巴基,是不是因为我在家会耽误你和他约会,所以你才……”


 


“不!当然不是!”想起山姆那张恶作剧的脸,巴基简直哭笑不得,他赶紧摆摆手,“我跟他半点关系都没有,你不要胡思乱想!听着,史蒂夫,我不会和任何人约会的,好吗?我送你去上学,仅仅是因为我觉得你可能会喜欢和孩子们一起玩。”


 


“不,我不喜欢……”史蒂夫略略低头,小心翼翼地看向巴基的眼睛,似乎是鼓足了勇气,才小声说道,“我只想和巴基哥哥一起玩。今天早上,巴基隔着马路冲我招手,然后就那样准备离开的时候,我……我可难过了……我总有一种感觉,好像巴基会消失掉……巴基哥哥,你不会离开我的,对吧?”


 


他的眼泪眼瞅着就快要掉落下来,但显然小史蒂夫知道,自己身为一个男子汉是只能流血不能流泪的,所以他强行将泪水憋在了眼眶中。


 


而他的话,令巴基想起了许多许多年前……在霍华德•斯塔克的未来博览会上,巴基确实就是那样冲史蒂夫挥挥手敬了个礼,就消失在了史蒂夫的生命中。


 


而当史蒂夫再次找到他时,他已经成为九头蛇绑在实验床上的俘虏。


 


巴基不知道是否是这件事在史蒂夫的潜意识中留下了阴影,他凝视小史蒂夫半晌,忽然猛地将他抱进怀里。


 


“好。”感受着史蒂夫将自己的小脑瓜搁在他肩膀上的温度,巴基温柔地承诺他,“史蒂夫,我们退学。以后每天巴基哥哥都和你在一起,巴基哥哥再也不会离开你了,我发誓……”


 


3,


 


巴基从此便放弃了送史蒂夫上学的念头——反正其实那些知识他早就有了,他所需要的,其实只是顺利长大而已。


 


而巴基自己需要做的,就是陪伴他。


 


小男孩史蒂夫喜欢扯着巴基问东问西。


 


巴基尝试过给他讲各种故事,其中甚至包括迪士尼公主的故事,但史蒂夫显然不是那么感兴趣。


 


他最喜欢的,仍然还是那些关于“good old times”的一切——当然,这一点和成年史蒂夫并没有什么两样,尽管他其实没有那些记忆。


 


还好,这样的故事,巴基肚子里有一打儿。


 


于是,在一个打雷下雨的夜晚,巴基随口给他讲了一个关于“两个傻瓜参军打仗”的故事。


 


这个故事是他自己瞎编的,但显然,它也有一定的依据和原型。


 


于是小男孩史蒂夫就开始不停提问。


 


“为什么傻瓜B一定要回到战场?”他疑惑地问道,“他不是差点被坏人害死了吗?他不是已经很害怕战场了吗?”


 


巴基万万没想到一个小孩子还能产生这种思考,于是只好笑笑,敷衍他:“因为他是傻瓜啊。”


 


可史蒂夫显然不会被忽悠住,他用力眨了眨眼睛,犀利地指出:“不,不是因为这个。”


 


“那好吧,我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巴基只好这样哄孩子,“可能他就是想回去继续打坏人而已呢?”


 


“不!”史蒂夫却坚定地拆穿了他,“你知道!”


 


巴基愣住了。


 


此时小史蒂夫对他固执逼问的模样,令他恍惚中再次看到了三年前,在那个罗马尼亚的安全小屋里,当史蒂夫找到他时,他也曾是用这副模样逼问他:“你为什么从水里把我拉起来?你不知道?不,你知道!”


 


什么都没变,除了他变成了个小屁孩。


 


巴基不由得有点泪眼模糊,他扭过头去,悄悄擦了擦眼睛,然后闷声说道:“小孩子不准问那么多!”


 


史蒂夫看起来有点难过,他噘着嘴,不再搭理巴基,却也没再反抗。


 


晚些时候,巴基已经安顿好了史蒂夫并爬上了沙发准备睡觉,却敏锐地听到了小史蒂夫偷偷拧开卧室房门的声音,紧跟着,那一溜小跑的脚步声离他越来越近。


 


巴基赶紧闭上眼睛假装自己已经睡着了,直到等了许久都没有反应后,他重新睁开眼睛,却看到小史蒂夫穿着睡衣就站在他面前,正直勾勾地望着他。


 


“做什么?”他装凶,瞪小史蒂夫,“半夜不睡觉的孩子是要被熊叼走的!”


 


“我想和巴基一起睡。”


 


“不行。”巴基飞快拒绝。


 


“为什么?”小史蒂夫立刻大声抗议。


 


“因为你是男孩子!男孩子要勇敢,他就得自己睡!”巴基阴恻恻地哄骗他,“你知道吗,如果这是在俄罗斯,像你这么大的男孩子都能够自己打败一只小狗熊了!”


 


“可是在你的故事里,那两个傻小子都会一起睡!”史蒂夫瞪着眼睛倔强说道,“他们不也都是男孩子吗,而且他们的年龄比我大得多!他们凭什么就可以一起睡觉?”


 


“那是因为……”巴基只好从沙发上爬起来,绞尽脑汁想了半天,才勉强回答,“那是因为他们是在打仗啊!你不懂,在战时,人们普遍物资缺乏,帐篷只有一个,行军床只有一张,搞不好就连睡袋也只有一个,所以他们只能挤在一起然后——”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和你一起睡!”史蒂夫一下子趴在了他的膝盖上,用力抱住他的腰耍赖,“而且我不是因为自己会害怕啊!我是怕巴基害怕!”


 


“我怎么会害怕?”巴基哭笑不得地看着小史蒂夫,甚至都有点不知道自己的手该往哪儿摆。


 


“因为你之前哭了啊!你可别否认,我都看到了!”史蒂夫大声回答他,“好端端的你为什么会哭呢?难道不是因为今晚打雷下雨,你害怕吗?”


 


正在这时,仿佛是为了印证他的话,伴随着隆隆雷声,窗帘外再度划过闪电的刺眼光芒。


 


这小子说得好有道理,巴基一时之间竟然无言以对——他甚至都有点怀疑是索尔带着洛基下凡了,正在随手帮助他缩小了的老友。


 


“……好吧。”巴基终于还是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并抱起了自己的被子和枕头,对小史蒂夫抱怨道,“从来都拗不过你!”


 


4,


 


他从来都拗不过史蒂夫,无论是上世纪40年代,还是现如今,不管这家伙多大岁数了,在他们之间,妥协的永远是他自己。


 


史蒂夫立刻从巴基的膝盖上抬起头,对他露出亮晶晶的蓝眼睛,掩饰不住自己的喜悦之色。


 


他们很快就并肩躺在了双人床上。


 


对着这种体型的小史蒂夫,巴基当然没有丝毫的遐思。他为小史蒂夫仔仔细细地掖好被子,便转了个身,背对着他把自己蜷缩起来。


 


“这下可以睡觉了吧?”他闷声说道,“如果你乖一点,我明天就给你煎牛排吃——不然你只能吃蔬菜沙拉。”


 


等了一会儿小史蒂夫都没有什么反应,巴基本以为他已经睡着了,谁知刚刚放松下来,小史蒂夫就挪了挪身体,一声不吭地从后面抱住了他。


 


他将自己瘦小的身体贴在了巴基的背上。


 


“巴基!”小史蒂夫满足地用脸蹭着巴基的后背,“抱着你真舒服!”


 


“离我远点。”巴基别扭地说道,“今晚温度低,而我的铁胳膊很凉。”


 


“那有什么关系,我很暖和呀!”小史蒂夫却不以为意,他甚至索性将自己的脸整个都贴在了那条银光闪闪的金属胳膊上,“我帮你焐热!”


 


为了不让他这样做,巴基只好翻转过来面对他,将那条金属胳膊藏在自己身下。


 


“好了。”他紧紧闭上眼睛,故作严肃地教训孩子,“快睡觉!不然熊瞎子来吃你了!”


 


却没想到小史蒂夫噌的一下直接蹿进了他怀里。


 


巴基实在没办法,只好又别扭又无奈地冲他伸出胳膊,将他小小的身体一点点拢进怀里。


 


“你怎么这么烦人?”他轻声抱怨。


 


小史蒂夫并不说话,只是使劲用脑袋蹭了蹭他的下巴。


 


这简直比拥抱那个傻大个更困难,巴基暗暗心想。


 


半晌,小史蒂夫的声音忽然闷闷地在他胸口响起:“巴基,你还害怕吗?”


 


巴基心中顿时泛起一片柔软的酸涩。


 


他只好将他抱得更紧,把自己的下巴贴在那些软软的金发上。


 


“有你在,我怎么会害怕?”他摸着他的头发呢喃道,“史蒂夫,你知道为什么傻瓜B虽然害怕战场,却仍然跟着傻瓜A一起去了吗?”


 


小史蒂夫却没有再继续回答他——他终于折腾够了,抱着巴基进入了香甜的梦境。


 


巴基在黑暗中露出一个笑容,自顾自地轻声回答:“因为啊……只要你在我身边,我从来都不知道什么是害怕。”


 


5,


 


一年过后,巴基带着小史蒂夫出了远门。


 


因为他在一年之中就从五六岁的模样长成了十三四岁,而且令人欣慰的是,血清的效力似乎已经和他的基因融合——他的身体很好,不再是上世纪40年代时那副病恹恹的豆芽菜模样。


 


史蒂夫现在是一个英俊的少年了。


 


以史蒂夫这神奇的生长速率,频繁搬家显然也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为了不让任何地方的邻居们注意到这孩子特殊的问题,巴基决定带他进行一个漫长的环球旅行,直到他真正成长为那个大人,并且记忆也都回来为止。


 


接下来的一整年,他带着史蒂夫去了很多他们小时候就梦想着要一起去旅行的地方。


 


他们去大峡谷写生,去北挪威看极光,在中国体验了一把喂养大熊猫的快乐,又去俄罗斯环游了一圈。


 


尽管这其中的许多地方他们都曾经被迫去过,但这一次的旅行显然不一样——这一次,他们终于不是为了执行任何任务而去往世界各地了,他们拥有了更轻松幸福的旅行心态。


 


在这一整年中,史蒂夫从十三四岁的模样,逐渐长到了十八九岁。


 


尽管巴基不愿意,但他也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史蒂夫•罗杰斯似乎是进入了青春叛逆期,他有时候和他说话的语气怪怪的,而且……他的身高再一次超过了他。


 


巴基隐隐觉得自己快要治不住这个大男孩了。


 


这趟环球长途旅行的终点早已被安排好。


 


“巴基,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史蒂夫对昆式飞机非常好奇,但他显然对地图上那个没有坐标的目的地更为好奇。


 


值得一提的是,自从他成长为拥有十八九岁的心智的成年人,他就再也不肯喊巴基“哥哥”了。


 


“一个神秘的地方。”巴基冲他笑笑,然后再次将目光挪向显示屏,温柔地看着那处他熟知,但其实并不存在的坐标点,“你保证会喜欢那里的。”


 


他对史蒂夫说话的态度仍然就像是在哄孩子,但史蒂夫显然已经不吃这套,所以他什么都没有回答。


 


巴基总是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错过史蒂夫长久凝视他的目光——否则他就该明白,那炽热的目光,早已不仅仅再是一个小孩子单纯依赖于“家长”的眼神。


 


6,


 


他们降落在了瓦坎达。


 


“欢迎归来,白狼,和队长。”黑豹陛下和苏睿公主庄严又不失热情地迎接了他们,“你们来寻找宁静了吗?”


 


“他们叫你什么,又叫了我什么?”史蒂夫纳闷地看向巴基。


 


“这不重要。”巴基微微摇了摇头,“这是一个漫长的故事。”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我这个故事呢?”十八岁的史蒂夫冲巴基微微眯起眼睛,“巴基,你身上有太多谜了,而你从来都遮遮掩掩不肯解答。”


 


他现在的模样已经完全脱去了稚气,越来越像成年后的那个固执倔强的史蒂夫,甚至有时候看起来有点超脱于年龄的凝重了——比如此时此刻。


 


“哇哦,他已经这么犀利了?”苏睿冲巴基吐了吐舌头,附在他耳边悄声说道,“带这种性格的孩子长大是不是很辛苦?”


 


“那可不么?好在我已经习惯他的臭脾气一百年了。”巴基与苏睿熟稔地开着玩笑。


 


年轻的史蒂夫严肃地看着他们两个的亲密行为,脸色逐渐阴沉下去。


 


与黑豹兄妹寒暄过后,巴基带史蒂夫去了他曾经住过的地方。


 


由于瓦坎达方面早已知会他们要来,巴基的湖边小屋已经被公主殿下命人好好打理过了,虽然仍旧简陋,但胜在干净整洁。


 


“巴基,你准备在这住多久?”在巴基忙着从行李中取出必需品时,史蒂夫沉着脸开了口。


 


“或许……会很久。”巴基犹豫着回答。


 


其实他是想今后就一直住在这里,直到史蒂夫彻底长大,因为瓦坎达显然才是最能帮他们隐匿起来保守“美国队长未死”这个重大秘密的地方。


 


但史蒂夫抿了抿嘴唇,看起来不太高兴。


 


自从到达瓦坎达,史蒂夫一直都有点兴致缺缺——可明明他在别的地方旅游时,心情都很不错来着。


 


于是巴基关切地询问:“怎么了?你不喜欢这里吗?”


 


“不,不是。”史蒂夫条件反射般飞快回答。


 


“是觉得这里太简陋吗?”巴基继续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可我们在别的地方甚至经常露营呀,我以为你不会介意……”


 


“我都说了不是!”史蒂夫忽然大声打断了巴基的话。


 


巴基惊愕看向史蒂夫那张忽然激动起来的脸,而史蒂夫意识到自己竟然冲巴基发了脾气,顿时有些后悔。


 


“对不起,巴基,我不是故意的……”他的个子已经比巴基还要高大了,此刻却手足无措地带着一脸懊恼的慌乱看着巴基,这副模样令巴基忍不住有些心软。


 


“听着,史蒂夫,看来我们得谈谈。”巴基索性将油灯点上,然后拉开小凳子,示意史蒂夫坐下。


 


史蒂夫听话地照办了。


 


于是巴基自己坐到了他对面的床沿上,语重心长地开口说道:“史蒂夫,我们不是一直都是坦诚相待的吗?你看,虽然你的生长过程快了点,但终究还是我养大了你,我觉得你应该把你的想法告诉我,对吗?如果有任何问题,我们可以一起解决,就像你小时候那样,毕竟我是你的监护人,所以……”


 


“监护人?”史蒂夫的语调忽然抬高,仿佛在用浑身力气抗拒这个词,“不,你不是我的监护人!从来都不是!”


 


此前史蒂夫从没这样过,而这令巴基感到有点受伤。


 


“可我从你小时候起就是你的家长和监护人了。”他压下那份伤心,强迫自己对年轻的史蒂夫有点耐心——毕竟他现在只有18岁的心智,而自己都已经100多岁了,怎么能和一个青春叛逆期的青少年计较?


 


“听着,史蒂夫,虽然我从没养育过自己的孩子,但我也知道,这可能是每个男孩在成长过程中都会发生的事——男孩与他们的父亲之间总会有那么一段时间关系不够融洽,但我们可以试图去调整……”


 


史蒂夫忽然猛地站了起来。


 


7,


 


巴基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这小屋本就光线不足,而当史蒂夫站起来后,他的脑袋挡住了挂在他背后的那一丁点油灯的光亮,而他强壮身体所造成的压迫感,也将巴基整个都笼罩在了自己的影子中。


 


巴基的话头就这样再一次被打断了。


 


“听着,巴基•巴恩斯,我从没把你当过父亲。”史蒂夫自上而下看着他,几乎是一字一顿地、极其严肃地说道,“你早该明白的,你从来都不是我的父亲。”


 


巴基忽然觉得有点生气了——对这个年轻的史蒂夫,也是对自己。


 


他不明白自己是否做错了,是否在教育过程中有过任何缺失,而使史蒂夫这样一个本该品格高尚的人走歪了路——不然他怎么会成长为一个完全不尊重养育之恩的白眼狼呢?


 


于是他也愤怒地站了起来。


 


屋子太过狭小,两个身材几乎同样高大健壮的男人一同站起来后,几乎就已经脸贴脸了,他们彼此不理智的灼热呼吸都喷洒在了对方脸上。


 


他们有多少年没这样紧张地对峙过了?


 


“所以呢?”巴基语气凛冽,危险地盯着史蒂夫的脸说道,“我的确不是你父亲,所以呢?你想做什么,史蒂夫•罗杰斯,你觉得你翅膀硬了,就想造反了吗?”


 


“我以为你早该明白的,巴基。”史蒂夫也丝毫不示弱地瞪着他,“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你为什么要养大我?你到底是谁?而我又是你的什么人?从小到大,我们的生活中充满了谜团,而这么久了,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告诉我真相,而你们这伙人也从来不允许我自己去探寻真相!”


 


“原来你就是为了这个就随便发脾气?我早说过了,你以后自然就会明白了。”


 


“可我不想再等下去了!”史蒂夫暴躁地反抗道。


 


“有耐心也是一种美德!”巴基的语气越来越重,愤怒令他的大脑几乎丧失了理智,所以他脱口而出,“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史蒂夫!”


 


“以前?什么以前?”史蒂夫微微一愣。


 


巴基立刻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正在想如何弥补时,却发现史蒂夫已经会错了意,并不顾一切地喊了出来:“那是因为我以前只是个小男孩!我那么小的时候,自然还可以拿你当大哥哥,但我现在早就不是了,我都这么大了!巴基,我是个成年人了,我有自己的情绪!我……总之,我不允许你爱上那个公主!”


 


巴基目瞪口呆地望了他片刻,似乎是在思考他言语之间荒谬的逻辑关系。


 


“抱歉,你是说苏睿吗?你……你竟然以为我爱苏睿?”


 


“那难道你爱的是国王?那更不行!”史蒂夫几乎将眉头倒竖起来,“他看起来就是个直男!巴基,他并不属于你!”


 


“你究竟在说什么鬼话啊,史蒂夫?”巴基已经无语地摊摊手,“拜托,你竟然以为我想要留在瓦坎达是因为爱情?太可笑了,我从没爱上这里的任何人!”


 


史蒂夫愣了愣,脸上的神情变幻莫测。片刻后,他非常口不对心地问道:“那你就……就没想过找个女朋友吗?我看你对娜塔莎就挺有好感的……”


 


巴基盯着他,张了张嘴唇,又叹了口气,无奈地对他解释道:“好吧,既然你是对我的感情生活有疑问……那么实话告诉你吧史蒂夫,我这一辈子,只爱过一个人。而且我也不会再爱上其他任何人了。”


 


8,


 


两双眼睛彼此对望了许久,巴基觉得自己眼中的真诚应该足以令史蒂夫相信这句话了。


 


而史蒂夫看起来也的确是相信了——他已经怒火全无,但却并没有显露出得到答案的满足感,反而看起来有些失落。


 


半晌,他才小心翼翼地低声问道:“你爱的,是画上那个人吗?”


 


“是啊……是他。”巴基挪开目光,环视了一圈这个简陋的小屋,语气变得悠远怀缅,“几年前,就在这里……在这个小屋子,我曾经和他一起度过了一段宁静美好的时光。”


 


“所以……你其实是专程跑到这里来怀念他的?”


 


巴基低下头,微微失神:“史蒂夫……我真的非常非常想念他。”


 


“可是他现在在哪里呢?他还活着吗?他还会回来找你吗?”


 


巴基抬起头,重新对上少年的目光。


 


十八岁的史蒂夫,已经拥有了成年版他自己的脸部轮廓了,只是眉宇间少了些历经世事饱经沧桑的成熟与坚毅感。


 


“他会的。”他看着史蒂夫的眼睛,坚定地对他说道。


 


下一秒,少年史蒂夫伸手一捞,将他整个人都紧紧拢了自己的臂弯里。


 


他身上有少年人特有的清新与阳光的气息,在他的怀抱里,巴基恍惚间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上世纪初的布鲁克林。


 


“带我回家吧,巴基哥哥……”少年史蒂夫把下巴枕在巴基的肩膀上轻轻摩擦,就像他先前五六岁模样时那样,对他亲密地撒娇,“我们回布鲁克林吧……既然你相信他,那么我愿意陪你一起等他回来。”


 


于是巴基没能看到少年史蒂夫此刻眼中宛如失恋般的落寞目光——这傻小子早已在成长过程中对巴基产生了深厚的依恋,却以为巴基深爱着一个或许他永远都比不上的人。


 


巴基任由他温柔地抱了一会儿,才摸了摸他支棱着坚硬金发的脑袋,温声回答:“既然回家是你的意愿……那么好吧。”


 


9,


 


于是他们又重新回到了布鲁克林——美国队长的故事开始的地方。


 


如同史蒂夫仍然不知道巴基深爱的那个人其实就是他自己一样,巴基也同样未曾察觉到,这个从五六岁起被他一点点养大的小史蒂夫,早已对他产生了每一个史蒂夫都会对巴基产生的深刻感情。


 


尽管这其实是一件比万有引力定律更加理所当然的公理——他们可是史蒂夫和巴基啊,拥有量子纠缠的他们,怎么可能不是相爱的呢?


 


只是既然史蒂夫的身体已经长大成人了,他们决定“恪守本分”地分床睡。


 


但是这一次,因为史蒂夫已经不再是那个五六岁的小孩子了,所以他坚持要求自己睡沙发,而巴基答应了他。


 


许多个日日夜夜过去了,他们的生活仍然像这两年多以来的每一天一样,过着平静祥和的日常生活,彼此陪伴,彼此照顾。


 


而巴基在主卧的双人床上睡觉时,始终都只睡其中一侧——他仪式般地将另一侧留给了那个注定会回来,却不知道究竟归期是何期的爱人。


 


10,


 


那是一个清晨,由于窗外滴滴答答落着小雨,巴基格外嗜睡,没能及时起床做早餐。


 


在这淅淅沥沥的雨声中,他隐约听到了史蒂夫推开卧室门的声音。


 


“饿了吗?我这就起来……”巴基困顿地睁开睡眼,正准备翻身爬起,忽然感觉床的另一侧一沉,紧跟着,他被人从背后紧紧抱住了。


 


“史蒂夫?”巴基慵懒地揉了揉眼睛,“怎么这么大了还这么爱撒娇……等等?”


 


好像浑身的血液都在逆流一般,巴基只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几乎停滞了。


 


“你不是……”


 


他意识到,此刻从背后拥抱他的那个人,并不是他这两年以来熟知的那个童年或是少年史蒂夫。


 


但他的怀抱是如此炽热又熟悉——他从背后紧紧贴了过来,用硬生生的胡茬扎他的颈窝,口鼻中喷洒出的热气几乎能将巴基的灵魂融化。


 


那个人拉起巴基的手,让他触碰自己的下巴。


 


而巴基早已热泪盈眶。


 


“你……你是……”他嘴唇颤抖,话语哽咽,结结巴巴。


 


“是的,是我,巴基。”那人将巴基翻转过来,让他看向自己的脸,“是你的史蒂夫。”


 


坚毅,温柔,像头威风凛凛守护自己爱人与全世界的雄狮——他就是巴基挚爱一生的人。


 


此刻史蒂夫正躺在他对面,脸上挂着温柔缱绻的笑容,就像他从未离去,从未被灵魂宝石恶作剧般地洗去记忆与遭遇,变成那个不谙世事的小男孩一般。


 


温柔的雄狮将他的爱人紧紧抱在了怀中。


 


“巴基,我回家了。”他向他的爱人宣布,亦是向全世界宣布,“我们终于都回家了。”


 


【番外完结】



SPiKe:

"You pulled me from the river, why?"
"I don't know."

懶上色了就這樣吧XD

白蓝喵的日常:

就忽然很想画这个画面啦❤

"No tears to cry
No words to make it right
But now I know that home is
Where my heart desires"

-Ensiferum"Candour And Lies"

↑ 也好久没有搭配可食用BGM啦XDD

盾冬HAIL_STUCKY弁天:

盾冬G稿特集…(應該說舊稿混更特集…)(打死)

P1P2是2015年的盾冬結婚合誌「LOVE WIN」的G稿

嗯…不常接到約稿所以不但稿量很少,時間跨度也超大的XDrz

反正都沒放過lof就一起搬過來放了XDrz

Vision D-smash:

前段时间去玩给予了灵感ヾ(◍°∇°◍)ノ゙

所以就来画一点度蜜月的事儿吧( • ̀ω•́ )✧【大概】

P1: 盾冬 (双十一嘛,当然要带山姆玩啊!)

P2: 锤基 (大锤的审美)

P3: EC (似曾相识的画面wwww

略OOC肾入Orz

---------------------------------------------

有一种悲伤叫直到下映了才反应过来

还没去看。。。。(iДi)

Pickieeeee:

正好也摸完一张ooc的鱼了(盾只有坨x)…刷屏致歉


顺便再打个广告(戳我主页置顶有那个之前的盾冬亲亲团子的预售(土下座)



自走型抗癌NKcell:

*虾摸鱼
拿到戒指的时候脑海里突然就...蹦出了这个画面!
好想去看瓦坎达盛大婚礼啊....还有夕阳下的奔跑...(什么鬼

Vision D-smash:

祝各位万圣节快乐ヾ(◍°∇°◍)ノ゙

校园AU

虽然是万圣节但是和万圣节沾不上边((유∀유|||)) 

很强行的让万圣节这几个字眼出现(˘•ω•˘)

【把万圣节过得像情人节一样了Orz】

嗨爪心力憔悴: "我们男模被拐要挨骂,但是又打不过某盾"

【↑说吧唧是最甜的就是这群人,自己把男模卖了呢】

---------------------------------------------

趁10月结束前赶紧更一篇༼༎ຶᴗ༎ຶ༽

不喜:

下班路上被超恐怖的吸血鬼拦住了!